Even.

总被喜欢以前的文让我着实困恼。

【McKirk】Doctor.

“其实当Captain Pike要求我来做这个演讲的时候,我是不太乐意的,”Kirk站在台上,向大家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演讲稿,“我得假装自己是个很优秀的学生,读我写好的稿子,但认识的各位都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把稿子反拍在桌上,“但既然来了,我就得认真些,不过没了稿子我也不知道讲什么,所以我就随意点好了。”


“我在十七岁的时候,遇见过一位医生。我当时还是个不太愿意受管教的孩子,不过我很羡慕他,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遇见过这样类型的人。他们在做自己热爱的事,于是再怎么繁琐的过程在他们眼里成了享受,你可以明显看到他们眼中的光彩。”


“医生就是这样的人。”Kirk笑...

好想写个恋人沉迷皮卡丘无法自拔于是另一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买了个皮卡丘睡衣结果被恋人发现自己穿上了然后另一位就觉得。

皮卡丘果然很可爱呢XDDD

...来自于个想写真人CP但下不去手的小智;D

[McKirk]Search.

Kirk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那名医生了。

他当时还十七岁,继父对他不好,母亲又不太关心他,他只有靠着自己的人际关系和犯罪记录让其他人避而远之,或是让人无法将他联想到那个英雄般的Captain Kirk。

医生那年二十三岁,刚刚考上爱荷华大学的研究生,实习则在一个偏僻的小地方,靠近酒吧和脾气暴躁的家伙们。他脾气也不算太好,护士小姐害怕极了他的怒吼,但偏偏这家伙医术不错,心地也好,久了反而觉得是个内心细腻外表粗旷的男人。

可惜就算护士们再怎么喜欢这位凶脾气的医师,他都是个有主的家伙。

“Jocelyn和我认识有五年了,”这个暴躁的男人提起他的妻子总是突然间的温柔,“这才是我们新婚的第二年,我就来这边了。”...

[McKirk] Undecided.

长篇未完结。

Leonard McCoy/James T Kirk(斜线有意义)

Eleven.

全文。


Chapter Twelve

McCoy知道的,他和Kirk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


就算他们成为室友两年,共同养了Leo,也不意味着他有资格去干预Kirk的交友,或是即将到来的并没有他的旅行计划。


好在就算是朋友也有资格用打趣表示心酸,McCoy一边在给Kirk做最后一遍的行李检查,一边又以不耐烦的语气让Kirk快点走。


“你干脆别回来了,”McCoy把牙刷塞进他的洗漱包,“这样我还能把Leo一起送给Uhura,一下少了两个麻烦,我的生活会轻松不少。”...

[Spirk] 影院。

这家电影院有很长的历史了。

它家播的都是几百年前特别有名的电影,科幻爱情悬疑恐怖交换着来,像是上个星期只有世纪前的设想,这个星期就来情爱之类的。

Jim一般不会带人来这,就连Bones也不知道他有这个奇怪的爱好。这有些太古老了,尤其这家影院还是座椅,他们熟知的躺椅消失地干干净净。

“Amazing.” Spock挑眉评价道。

Jim还咬着票,右手里抱着个爆米花,左手拿着饮料。他假装自己没有听见Spock的话,检票员贴心地将票根撕去塞进爆米花,于是沉默到此结束。

“这行不通的。”Jim说。

“书上写得很清楚,”Spock拿过Jim手中的爆米花,将它放低好让馋嘴的家伙吃到,“了解恋人的爱好,陪恋人去做喜欢的事...

像是所有无趣又浪漫的场景。

你不能指望他们想出新招来讨你欢心,可偏偏这人一副正经的模样去问了共同好友,他收到的调侃眼光早就抵去了这人精心准备带来的欢喜感。

真是个木头,他想,连用玫瑰花讨好恋人这一招都不知道,当时我怎么就着了道呢。

他也没指望过自己的恋人突然开窍,要是这木头真像其他人,也别说其他人了,像他那样,什么甜言蜜语小花招都使在追求者身上,他也就不会当真了。

真是着了魔,他暗骂自己。

想他什么样的恋人不能找,找了个一本正经说大道理的家伙,虽然心意相通,但恋人间的小吵小闹都莫名其妙成了他的无理取闹。这家伙还不带示弱的,每次都得他退一步,那人再退一步。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他盯着...

[Mckirk] Prof.Doctor

认识Leonard McCoy纯粹是个意外。

McCoy是被调来约克城的指导老师,听说原来在佐治亚大学当校医,风评很好,就是人太凶,导致后来学生受了伤都要找他不在的时间去校医室。但总有几个新生不怕死,专找McCoy在的时间去,聊天或是解答疑惑,McCoy的临床经验显然高于专职教学的教授,至于后来他的那些工作时间全被用来回答问题,还被护士戏称为“Prof.Doctor”什么的,也算是十分有趣的经历。

因为这事,星际舰队学院给他的工作录取通知不是医生,反而是医学院的指导教师。又支付了以小时计算的校医工资,让他顺带承担了学生受伤最频繁的‪周五晚上至周六凌晨‬。

James Kirk就是在一个‪周六凌晨‬认...

[Spirk] Armani Code.

*少量OOC预警。
*时间线混乱。

其实在很多时候,Spock注意到不是他舰长的那双眼睛,也不是他那耀眼万分的金发,或是略带强迫性的命令。

Jim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他不太记得自己第一次闻到是什么时候了,但他清楚那天的舰长穿着正式,像是赴一个重要的约。而作为大副的他丝毫不知情,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泛着傻气的机器人。

直到他的舰长走到面前,扯个笑脸问他。

问什么来着,Spock认真回想着,可他的注意力全在Jim没扣好的领口上面。或者是黑西装里面的白衬衫,手腕内侧散发的味道,以及颇为认真的注视。

“抱歉,什么?”

“星舰派对,Spock。”他的舰长又重复了一遍,“你还好吗?”

“当然,”他点点头,“请容许我去换一件...

[McKirk] Joanna.

*Joanna第一人称视角。

*CP向不太明显预警。

*少量OOC预警。


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但Jim总说我想得太多,既然不愿意和他们两人分享,倒不如写下来再烧掉,这样会轻松不少。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说我想得太多,我想可能是我第一次来洛杉矶的缘故,这里和佐治亚不同,可我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就是不太适应,有点想要回去。我想我妈妈,也想Mike,但我又不算很想,我希望我可以多和McCoy待一会,我很久没见过他了。


妈妈总告诫我不要太过相信时间,要相信感情,因为她和McCoy的结婚是太过熟悉,离婚是没有感情。她和我的继父相处得很好,好到我有点怀疑我的存在,不过Mike的确很好。...

[McKirk] Undecided.

长篇未完结。

Leonard McCoy/James T Kirk(斜线有意义)

Ten.


Chapter Eleven.


就算James T Kirk是个麻烦,Leonard McCoy也(十分该死地)爱惨了他。


McCoy结过一次婚,有一个漂亮的小公主;也离了一次婚,失去了拥有的一切。他以为是自己对医院和病人太过重视而忽略了家庭所导致的惨况,认识Jim后才意识到是自己对Jocelyn的爱情已逝——他很少会去满足前妻的任何(可能实现)的愿望,但他现在几乎就是个该死的专属于James T Kirk的圣诞老人,还是全年无休的那种。


McCoy猜想他的,不,他猜想Jim...

1 2 3 4 5 ————
©Even. | Powered by LOFTER